首页 >>
KuCoin回应18万美元做市风波:疑为伪装KuCoin员工欺诈事件
发布时间:2019-09-20 20:46:12 来源:雷火电竞app-雷火电竞下载-雷火电竞网址点击:4

  2 月 20 日,国外区块链媒体 The Block 爆出香港数字货币交易所 KuCoin 已经对很多交易量低的项目发出了最后通牒,如果不交出 18 万美元的做市费,就面临被下架的命运。2018 年末,16 个项目的代币同时从 KuCoin 退市,KuCoin 称其为“无用的代币”,未能为 KuCoin 500 万注册用户创造交易量。

  对此,Odaily星球日报记者联系了KuCoin,KuCoin市场部负责人回应道,“该媒体在报道发布前与我们联系时,我们已做了内部自查,不存在KuCoin员工向项目方收取18万美金做市费的行为;由于此前时常发生伪装成KuCoin员工进行诈骗的事件,我们请该媒体提供相关邮件截图以帮助我们查实公司员工是否存在违规操作,但对方并未提供并发布了没有完全证实的报道,我们深感失望;若发现违反公司政策的行为,我们决不姑息。”

  The Block 发现目前至少有四个项目收到了 KuCoin 的最后通牒:支付高达 18 万美元的做市费,否则将面临退币。

  消息人士称,Jibrel、Encrpgen、Publica 和 Unikrn 代币交易量跌至日常交易量的 18%(最低警戒线)后,被 KuCoin 纳入所谓的 "特殊处理" 阵营 (Special Treatment rules),之后他们被告知有一条快速恢复交易量的途径:做市。

  Jibrel 的 COO Talal Tabbaa 说:“我们收到一封邮件,这封邮件意在告诉我们是有方法和能力来提高代币交易量的,否则就会被退币。然后,他们建议做市商帮助我们达到他们为项目设定的最低日交易量。我对他们提出的要求感到非常震惊。”

  据称,KuCoin 还强调,做市商可以帮助该项目达到最低交易量基准,而且不会被 KuCoin 退币。

  “这应该是为了进行洗黑钱交易。我 100% 确定。我们的代币交易量虽然得到了保证,但别的地方肯定出了问题,”Tabbaa 说。The Block 记者联系到 KuCoin,该公司证实,这封电子邮件的作者确实是 KuCoin 一名现任员工的邮箱地址。

  Tabbaa 最终以满足 “自然需求” 为由,拒绝了每年 18 万美元的做市提议。

  Encrypgen 首席执行官 David Koepsell 也遭遇了类似的经历。Koepsel 说,他们受到 KuCoin 的鼓动,要他们通过做市来提高代币的交易量。

  Koepsell 对 The Block 表示,"KuCoin 向我们发送消息称,我们的成交量有问题,我们是否有兴趣为做市付费。"

  事实上,在 Block 获得的电子邮件中,KuCoin 向他推销了一个“高级营销套餐”,价格为 9 万美元,以比特币支付。他拒绝付款,在上市不到一年的时间里,KuCoin 就清空了 Encrypgen 的代币。“我们发现他们的做法相当虚伪,他们当初大笔买进我们的代币,然后在市场上卖出,只是为了获得交易量。”Koepsell 说到。

  另一个参与幕后退市谈判的项目是区块链图书借阅服务项目 Publica。他们的首席技术官 Yuri Pimenovm 爆出,该项目在被列为 KuCoin 的 “特殊处理” 类别后,接受了 KuCoin 的报价,并“试图测试造假的交易量”。然而,他们很快就和 KuCoin 终止了交易,因为做市费用已经超出了他们最初的协议。当 The Block 记者联系 Publica 证实时,该公司拒绝置评。

  最后,博彩公司 Unikrn 的首席执行官 Rahul Sood 公开表示,他也收到了 KuCoin 帮助他们做市的提议。他对 The Block 表示,他们提出了一套收费标准…… 本质上是“伪造你的交易量”。尽管 Sood 拒绝为做市付费,但 Unikrn 仍继续出现在 KuCoin 上,尚未被下币。“我们在 KuCoin 做的是合法的商业活动,而不是为了虚假的交易量才在 KuCoin 上币的。” Sood 最后说到。

  Coinroutes 首席执行官 Dave Weisberger 向 The Block 表示,KuCoin 所谓的市场报价不符合传统做市商流动性的模式。

  “交易量造假的影响非常不好,误导投资者,导致投资者看不清代币的真实交易状况。其实,交易所应该是一个中立方,不受任何一方的利益牵扯。在 KuCoin 这种做市模式下,交易双方可能会产生巨大的利益冲突。任何做市子公司都需要设置信息壁垒,并接受审计” Weisberger 表示。

  在传统金融中,做市商是买卖受监管股票的中介机构,因承担短期风险而获得差价。但加密经济分析师 Sylvain Ribes 解释说,中国交易所倾向于把 “洗黑钱” 交易定义为做市值,其实这种行为在美国是违法的,因为他们人为地抬高或压低了价格。

  Ribes 在 KuCoin 上发现大量隐藏订单的明显迹象后,对 Block 表示:“这听起来像是洗钱交易,与自己进行交易,以虚增交易量…… 你可以洗白数百万美元的交易,但这无助于提高你的流动性。”

  Weisberger 指出,如果没有外部力量来买卖代币,市场上也没有对代币的真正需求,那很可能是成交量在虚增。“如果交易所想造假交易量,大部分情况下有两个原因。一是为了获得上币费,或者因为他们买了这个代币,他们想要更高的价格。这两种情况都属于欺诈。”

  当 The Block 记者联系 KuCoin 请其置评时,该公司表示,自己从未提供过做市服务,并表示这些邮件暗示的其他信息可能来自欺诈性电子邮件地址。

  不过,他们承认,如果指控是正确的,这将是一个问题。“如果这些邮件是真的来自 KuCoin 的员工,我们肯定会采取行动,处理违反公司政策的行为,”KuCoin 的一名代表如是说到。

  需要明确的是,在最新一轮退市的 16 个项目不一定都有数量问题,也不一定都收到了所谓的要约。

  评论人士表示,退市的风险计划可能不仅仅局限于 KuCoin。有三个项目还对 The Block 表示,OKEx 也向他们提供类似服务,但在这方面“更为谨慎”,而是要求收取“交易费”——他们认为这是数量造假的委婉说法。

  Sylvain Ribes 对 The Block 说," 我的直觉是,目前很多交易所都在这么做。而且很多项目居然接受接受他们这么做,他们不在乎是不是洗钱交易,他们只在乎自己的交易量…… 而且他们会一直这么干下去,直到把钱花光。”

  与此同时,Jibrel 的 Tabbaa 指出,交易所的生意已经由天价上币费转向了退币敲诈费。

  “这可能是我所见过的最肮脏的勾当之一,”Tabbaa 说。